今天是
铁判官陈观年何等眼力? 2017-09-26 17:54 未知 admin
 
  
  听雨居士满含着一腔报仇的怨怒之气,却是越战越勇。猛可里忽听她娇斥一声:“狗贼,撤手!”一招“席卷落叶”施出来,霍霍刀
 
光中,一下砍掉了刘甫利右手握刀的四根手指。
  
  刘甫利杀猪般的惨叫一声,大刀掉落在地。他急忙用左手抽出腰里佩带的宝剑,意欲再做顽死抵抗,却忽然转眼看见自己周围不知何
 
时竟然已经满满围了一圈敌人,正一个个大瞪着双眼,怒视着自己。却是竹溪寨处的群侠消灭掉听雨亭的番兵后,都一起围了过来。
  
  刘甫利看着那一双双凶神恶煞般的眼睛,心底里一阵儿透骨的寒气直冒上来,吓的他忙停止了继续攻击的动作。他游目四顾,惊讶的
 
发现除了督帅“铁判官”陈观年外,其余侍卫番兵都已经被消灭干净了,再也没有了一个反抗的属下。八大侍卫高手,三百侍卫,七百精
 
兵,在这一夜之间,竟然全被敌人宰杀的一干二净!这样的惨败局面,不禁让他恐惧的灵魂出窍,再也鼓不起继续反抗的勇气了。
  
  忽听武飞雪喝道:“狗贼,你们番兵、侍卫已经全部阵亡了,边镇郡守与守城将军也都已授首,你一个小小的参将,还不快快放下武
 
器,束手受死!”
  
  刘甫利听了这话,吓的一哆嗦,远远的果真看到了马项下的郡守与两大侍卫高手的首级。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神恍惚,一股绝望的
 
死灰色涌上心头,不禁暗道:“罢了!罢了!将军难免阵上亡。看来为国捐躯,只在今日,也免得再受贼人侮辱。”主意打定,大喝一声
 
:“督帅,小将先走一步了!”忽然横剑自刎,顷刻气绝身亡。
  
  听雨居士见贼人终于授首,恨恨地骂道:“狗贼,便宜了你!”默默地跪倒在地,双手合十祷告道:“爹爹,女儿终于为你报仇雪恨
 
了,你的在天之灵,好好的安息吧!”一时间诸般滋味涌上心头,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!
  
 
  铁判官陈观年何等眼力?扫了一眼马上的“流星锤”苏礼与“链子枪”魏善,已经看出都是假冒的西贝货。他不禁想起自己的这
 
两个贴身侍卫来,暗自忧虑道:“飞龙小子已经现身,那个逃走的小子所谓的拿着宝物先走,一定是骗人的把戏了,想来是用的调虎离山
 
之计,故意引开小七、小八他们两个。他们两个到现在还没回来,也不知吉凶如何了?”
  
  “流星锤”苏礼与“链子枪”魏善两人虽然排行在八大侍卫之末,但他们是陈观年的贴身侍卫,整日不离身边左右,虽然为人有点浑
 
,却忠心耿耿,因此在八大侍卫中倒是最得他的欢心。
  
  “铁判官”陈观年到此时已经完全猜透了龙凤双侠的部署:在这个叫做竹溪寨的村子设好埋伏,由万刀门主刀百胜等人引诱自己出城
 
,进入伏击圈。飞龙大侠则乔装成自己的模样混进城去,趁机刺杀军政首脑,以阻止或拖延城中大军前来增援。
  
  “他们的目的是将自己一干人一网打尽啊!”陈观年感叹了一声,又扫视了一眼场中各处,只见自己率领来的三百侍卫、七百精兵几
 
乎已经消亡殆尽,剩余的有限几人虽在负隅顽抗,却已不能对敌人造成半点伤害了。此刻外无援兵,内有强敌,当真是一败涂地,如了他
 
们的心愿啊!”可惜这一切都知道的太晚了,此等败局几乎已经无可挽回了!
  
  那假的“流星锤”苏礼与“链子枪”魏善到场后,也自卸下面具装扮,露出了本来面貌。那个假扮矮胖子苏礼的,原来是个女子。她
 
脱去装束后,显出了丰腴婀娜的身材,倒并不怎么臃肿。假扮瘦高个子魏善的倒是个年轻的壮汉。
  
  两人审视了一下局势,见只有竹溪寨内的两股番兵还在抵死顽抗,其它几处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,便一同下了马,直冲向竹溪寨来
 
。这两人伸手矫健强悍,一加入战圈,群侠如虎添翼,立时扭转了僵持的局面。
  
  “铁判官”陈观年虽然十分痛恨自己失策,致使大军遭受了灭顶之灾,可是他已经做好了最后的行动打算,倒也并不怎么太过气馁。
 
他眯着眼仔细看着眼前的飞龙大侠,只见他长得剑眉星目,面朗气清,眉宇间英气勃勃,眼神里神采奕奕,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浑然正气
 
,尽显潇洒飘逸之气。
  
  他转眼又贪婪的看了飞龙大侠手里的那柄惊天宝剑一眼,只见这剑比寻常宝剑略宽略长,样式却甚是质朴,明亮如镜的剑身散发着迫
 
人眉睫的森森寒气,隐隐中有一股青紫之气,如一条怪蛇一样,贴着剑身上下游动。那一人一剑浑然一体,与天地相合,十分融洽,没有
 
丝毫不协调之感。就算站在那里不言不动,也绝不会有人会忽略他的存在。
  
  陈观年在心里暗喝了一声彩,第一次有了一种摸不清对手深浅的感觉。他知道真正的高手交战,招式上的上下,基本是相差不到哪里
 
去的。决定胜负的关键还是看临战时的应变能力,看是否能在关键时刻出奇招克敌制胜。这种临战时的高灵敏度,才是最让人感到提心吊
 
胆的。而这个叫飞龙的小子,给人的感觉就是精明干练,异于常人,想从他身上找到破绽,只怕是比登天还难。
  
  陈观年把手里边镇将军的人头缓缓放下,从袖里取出一支铁杆判官笔来。这支判官笔笔杆长一尺五寸,豪长四寸,正是他亲手打制并
 
仗以成名的兵器。这支笔伴随了他近四十年,随身携带,须臾不离,不知道陪他打过多少次架,杀过多少个人了,也不知曾经救过他多少
 
次命,给过他多少次荣誉了?当年江湖上一提到陈观年的名字,人们最先想到的,就是这支每次施出必将追魂夺命的铁杆判官笔,其狠辣
 
之处实在不下于阴间判官的勾魂笔,因此才给他取了个“铁判官”的称号。
隐隐的电闪雷鸣之声不绝于耳 铁判官陈观年何等眼力? 哪里还敢怠慢急忙随后冲杀上去 傲视群雄的熊心再度燃烧起来 一颗担惊受怕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浪子见她眼中盈盈泪迹未干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算是达到高潮了 下定了决心要与龙凤双侠一战
| 学院概况| 短期培训| 网络教育| 学习园地| 服务信息| 开放教育| 就业服务|
版权所有: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
电话: 13216546546 技术支持:杭州杭州金融研修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