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浪子见她眼中盈盈泪迹未干 2017-09-26 17:55 未知 admin
 
  三十九斩首归来
  
  余玄机点了浪子伤口附近的数处穴道,止住了鲜血继续外流。彭大姐伏下身来仔细查看伤势,因为伤口太深,无法判定有没有伤到心
 
脏要害。此时的柔儿再也没有了方才的无畏勇气,像是丢了魂儿一般,跪在浪子身边,只是不住的泣哭。
  
  忽听浪子呻吟了一声,勉强睁开无神的双眼,声音虚弱地道:“柔儿……你……你哭……哭啥……”
  
  柔儿本以为他凶多吉少了,忽听到他开口说话,不禁大喜,急忙伏身到他眼前,关切的柔声问道:“浪子……你……你终于醒了……
 
你……你觉得怎样?”
  
  浪子见她眼中盈盈泪迹未干嘴角就已经挂上了惊喜的微笑,知道是担心自己安危,想还给她一个宽心的微笑,嘴角抽动了一下,却
 
扯动伤口,疼得没有笑出来。他只能用耳语般的声音虚弱的说:“我……没事……这一架……打得……痛快……好个青锋……剑……剑…
 
…有两下……”
  
  柔儿柔声道:“你放心吧,我已经杀了那个青锋剑给你报仇了!”
  
  浪子惊喜地道:“真的……吗……太……好了……柔儿……了不……”说到此处,头一歪,又没了声息。柔儿看时,见他竟又闭上眼
 
睛昏了过去。
  
  彭大姐松了一口气,说:“还好,还好,听他说话的气色声音,应该没有伤到心脏要害部位。只要不伤到要害,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 
  
  柔儿听了这话,心里一块石头方才终于落地,忙转过身来给彭大姐磕头,“大姐,无论如何,你一定要救救我家浪子,柔儿一辈子也
 
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。”
  
  彭大姐忙扶起她来,笑骂道:“你这傻丫头说的什么话,浪子受伤,我还能不尽心给他救治?不过你求我也无用,你去向仙子讨一粒
 
还魂丹来,我保准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浪子。”
  
  “铁判官”陈观年游目四顾,眼见自己手下的爱将与兵士一个个消亡殆尽,内心不禁升起一股悲怆的情绪来。他决绝地咬咬牙关,把
 
“玉面郎君”楚贵的身体缓缓放下,喃喃说道:“小楚,你一路走好!你放心,你的后事我会给你安排妥当,你就安心的去吧!”
  
  祷告完毕,他的身子忽如一只猎食的猛虎,迅猛异常的扑向旁边不远处的浮萍道长。浮萍道长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,但还是被结结
 
实实地击了一掌,身子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被远远地震飞了出去。
  
  这一下变起仓促,凤舞仙子也是始料不及,眼见陈观年硕大的身影如影随形,紧跟浮萍道长而去,只需再补一掌,任浮萍道长武功再
 
高,也承受不起了,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,暗道:“完了,浮萍道兄之命休矣!”
  
  恰在此时,那如雷的马蹄声忽然从竹林近处传来,只见三骑轻捷的快马从拐弯处奔了出来。头前一匹体长过丈,浑身纯白如雪,不带
 
半根杂毛的神骏大白马,奔跑起来如蹄不沾地一般,虽然经过了长途奔驰,速度丝毫不见减弱。马上骑士眼见“铁判官”陈观年状若疯狂
 
的追击受伤的浮萍道长,知道道长危在旦夕,心中一急,大喝了一声:“陈观年老贼,看打!”抬手拿起马项下挂的一件物事,远远扔了
 
过去。
  
  陈观年眼神扫过打来的物事,竟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不由吃了一惊!他的目光锐利如鹰,虽只一眼,就已经看出这竟然是边镇守
 
城将军的头颅。他惊疑之下,顾不得再去斩杀浮萍道长,身随意转,纵越之间,已经把边镇将军的头颅接在了手中。
  
  他身子方自站定,大白马已经飞奔而至。马上骑士抽出背后宝剑,不等白马停稳,双脚已经脱蹬而出,大喝了一声:“好手法,再吃
 
我一剑。”脚点一磕马腹,身子如巨雕一般凌空飞起,一招“苍鹰搏兔”直扑陈观年。手里的奇异宝剑在空中破风,发出雷鸣电闪般的响
 
动,声势骇人,慑心夺魄。
  
  “铁判官”陈观年双眼一眯,暗自喝道:“惊天宝剑!哼哼,飞龙小子,你总算是来了。看这气势,果然有两下子!”心念之间,手
 
里的烟袋锅子抖动,已经出招封架了出去。
  
  烟袋锅子与惊天剑相交,陈观年只觉手里一轻,精铜所制的烟袋锅竟已被齐根削了下来。他禁不住喝了声彩:“好剑!”急忙退后丈
 
许,脱出了宝剑袭击范围。他目光紧紧盯着惊天宝剑,露出了贪婪艳羡之色。“铁判官”对宝剑是出了名的爱好,每有所遇,必巧取豪夺
 
于己手方才甘心。此刻这惊天宝剑,自然又成了他眼中的猎物。
上一篇:故事写到这里已经算是达到高潮了 下一篇:没有了
一颗担惊受怕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哪里还敢怠慢急忙随后冲杀上去 下定了决心要与龙凤双侠一战 隐隐的电闪雷鸣之声不绝于耳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算是达到高潮了 浪子见她眼中盈盈泪迹未干 傲视群雄的熊心再度燃烧起来 铁判官陈观年何等眼力?
| 学院概况| 短期培训| 网络教育| 学习园地| 服务信息| 开放教育| 就业服务|
版权所有: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
电话: 13216546546 技术支持:杭州杭州金融研修学院